asgard

我那时七岁/她比我还小/她全身都湿了/我给她莲馨花

碎碎念

奶茶店的小哥哥眼睛好漂亮哦,乍一看还以为化了妆的,但其实只是睫毛特别密而已,做奶茶的时候也特别认真,小鹿一样的
明明外面那么冷,一钻进奶茶店,看见小哥哥的眼睛,心都要化了

公输⑴

    向来存在感不高的公输怎么能没人毁呢,这是语文课上的脑洞。我绝对是做梦梦见云梯了,嗯。

    居然想写出蒸朋风来,我的脑洞绝对有西瓜这么大quq

    这是一部分稿,剩下的慢慢更好了,毕竟时间也不多→_→




    目送着白鸽越飞越远,我生病了。

大王那里没有动静。郎中嘱咐我好好休养。可是今天,我仍是决定去看看云梯已造成什么样。

    工匠在我身周络绎不绝的忙里忙外。阳光下纷飞的潮湿木屑钻入我鼻中。我打了几个喷嚏,接着咳嗽了两声。

    因剧烈的咳嗽而泛起的泪水将视野晕染的模糊不清。尽管如此,一片柔和的光晕中我还是看见了墨子的身影。他也看见我了,视线从庞大但精致的云梯上看向了我。我吸了吸鼻子,冲着远远走来的他袖手躬身。

    他说这云梯不应是此间物。他说这物宛若条巨龙,能御江河神州的那种。

“  般,你巧夺天工。”

    我抬头,渐渐清晰的视野中舒展的云梯高似是可以擎天。走近一点,身周便浮起一阵好闻的原木清香,宛若初生婴儿身上的奶气。木屑也紧跟着钻入鼻中。

我吸了吸鼻子,忽然觉得无比疲乏。